專題


台灣思想起

台灣思想起

文/林錫嘉(退休員工)

想起六十年前

六十多年前

台灣庄腳

在石頭仔路上

遇到好心的少年吔

幫阿桑推手拉車

阿公對他說

「看你這個少年吔,心肝是紅的。」

 

台灣許許多多城市鄉村

熱鬧慶祝節日

滿街路的紅布條

喜氣洋洋鑼鼓聲

阿公看得點頭哈哈笑

只剩二顆不白不黑的牙齒

也要漏風的說

「噯呦!足老熱;這樣最好這樣最好!」

 

有一天

看到一位少年囝仔

偷摘路邊的龍眼

被黑狗追

阿公喝住土狗仔

對少年囝仔講

「你做歹代誌喔!看你跑甲面仔青遜遜。」

 

六十年後

阿公不在了

老熱的氣氛也走了

有人偷拿白布換紅布條

 

如果阿公還在生

一定會賞他們一個烟炊頭

「少年囝仔,祖先的代誌勿通放忘記!」

 

一節蕃薯藤

我用心把

一節蕃薯藤插入黃土壟裡

鬆鬆的黃土

長出一條一條白白的根鬚

每一粒鬆鬆軟軟的黃土

都會留一點間隙

根鬚愈伸愈長、愈遠

愈伸愈長的伸入

我的心內

然後纏繞

纏繞成一團一團的番薯

 

可是

當時我們赤貧沒有土地

連一節蕃薯藤也沒有

父親用血甲汗

讓我去學校讀書

慢慢的

我變成了白白亮亮的根鬚

 

一條一條伸出去

一條一條伸出去

自己則拼命的結一團一團的番薯

再繼續長出一節一節的蕃薯藤

一節一節的

綿延成一區

接一區的

番薯田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