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報,將會獲取提當月最新活動與相關訊息。

未平倉的「原油寶」任憑大鱷空殺多.慘賠收場

2020-07-13
349
文/蔡孟錡(投資處)
《認識期貨商品‧金融時事/爆倉事件》
2020年4月下旬原油價格出現負值與崩跌,導致中國銀行旗下石油期貨商品「原油寶」投資散戶血本無歸猶虧欠銀行大筆債務,創下鉅額虧損史無前例,震驚金融界。綜合媒體報導,「原油寶」是中國銀行向自然人客戶發行連結美國紐約西德州中級(WTI)原油期貨合約的期貨交易商品,約定美國時間4月20日(為亞洲時間4月21日)是5月期貨合約最後交易日;「原油寶」的結算價格依據投資人與中國銀行雙方的產品協議約定,應當基於當期合約結算價來確定,即按「次日凌晨CME(即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公告的官方結算價格作確定」。然而,上萬投資散戶不諳期貨交易之規則,開(建)倉後卻毫無作為,對於5月期油合約並未能提前平倉或及時移(轉)倉;直到4月21日被迫以每桶負(–)37.63美元結算,造成數萬名投資人不只賠光本金,還得倒賠給銀行,總金額恐達百億元人民幣,堪稱是期貨市場CME百餘年史上第一次!

根據『財新』媒體報導,中國銀行的理財商品「原油寶」有超過6萬名投資人,總共向保證金存款帳戶投入42億元。依據美國4月20日崩跌油價結算,投資人賠光42億元保證金之外,還另外欠銀行58億元,共慘賠100億元人民幣(約14億美元或424億台幣);熟悉兩岸商品的理專透露,也有台商投資人慘賠。除中國銀行外,其他中國前幾大銀行包括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這幾年都有推出類似產品,根據估計,類似「原油寶」的石油商品投資人超過95萬。

期貨商品開(建)倉後,若保留期貨合約到最後交易日結束時,就必須通過實物交割或現金清算來了結這筆期貨交易。投資法人原則上會在最後交易日結束之前擇機『平倉』將買入的期貨合約賣出,來沖銷原有的期貨合約,以此廠結期貨交易,解除到期進行實物交割的義務。未平倉合約也叫『持倉』:投資法人若來不及平倉,也會提前完成換月移(轉)倉工作以避開最後交易日併進行實物交割。國外交易所到期月份的合約一般很少持倉,通常期貨交易不會在最後交易日附近移倉。據《券商中國》揭露,這次事件有兩個神奇的「巧合」:第一,4月中旬當下正值轉倉時期,全美最大的原油ETF USO都相繼在4月16、17、18日開始轉倉,但是,一直到了4月21日時,中國銀行的「原油寶」卻都還沒轉倉。第二,早在4月15日時,CME芝加哥期貨交易所臨時修改系統,可以處理負值的報價;但是,亞洲地區的期貨商仍然無法用負值做交易。「偏偏就在4月21日的凌晨2點28分到2點30分,原油期貨在3分鐘出現閃崩,最低跌至負40美元!」

亦即CME在4月18日至19日的周末修改了規則,承認『負油價』的存在。而CME輕原油期貨(CL)五月合約到期前有大量的合約未交割,臨近交割前兩天,還有十萬口合約未平倉---「原油寶」爆倉,隨即引來華爾街大鱷(空方)嗅到了血腥味!4月20日是CME小原油(QM)的最後交易日,空方先發動攻勢,從25美元上下跌到20美元附近。接著,4月21日是CME輕原油(CL)的最後交易日,晚上十點之前交易清淡,但最後結算價是根據WTI現貨計算的,是即時更新跳動的價格;為了狙擊中國銀行「原油寶」爆倉7.7萬口多單(一口等於一千桶),空方刻意等到晚上十點之後才發動攻勢,壓低價格從5美元下殺,並且利用實物交割的遊戲規則,強迫中國銀行的「原油寶」6萬多名投資人拿錢買下7千7百萬桶原油。進言之,「就在台灣時間4月21日凌晨2點08分,5月WTI期原油價格竟然出現史上第1筆負價格,然後觸發3次融斷機制,暴跌43%,見到每桶負40美元;過程中,所有投機客都被券商強制停損,若以當時原油5月期貨合約仍高達7.7076萬口換算,至少造成損失46億美元。」(摘錄4月30日財訊雙周刊報導)。

同樣參與國際原油期貨交易的中國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投資法人都提前平倉,或早在4月中旬已經完成換月移倉工作(轉買入之後6月、7月的合約),而躲過負油價的最後結算價殺戮之災難。一位投資人黃先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我剛剛在4月15日買入的原油寶,想着都20美元一桶了,還能跌到哪去?大不了長期持有,肯定能賺錢啊。」可窺出投資散戶竟不知期貨商品交易是有時間的限制與未平倉所引爆之慘賠大代價!

「46億美元損失」出自4月23日財訊周刊記者洪綾襄報導:「這180分鐘內至少46億美元人間蒸發」;新浪網亦記述計算由來:「7.7076萬口都是中國銀行的原油寶的單子,總計77,076,000桶原油在負37.63美元結算價附近成交,假設持倉成本是20美元,則最後結算的總損失高達44.66億美元,約當315億人民幣,以中國銀行2019年淨利潤1,874億元計算,約等於虧掉去年一六.八%的利潤。」至於6萬多名投資散戶遭受鉅額賠償金額究竟「共賠100億元人民幣(約14億美元或424億台幣)」?抑或為「46億美元的損失」?非本文所能定調;惟正當投資大眾已準備5月初在北京與上海同時發起集體訴訟,欣見《中行擔當「原油寶」和解》:「中行原油寶事件備受各方關注。近日,有投資者表示,在原油寶問題解決方案中,中行將承擔負價虧損部分,此前已經扣划的保證金,中行將向投資人返還。換言之,投資人不再倒欠中行的錢。」(引自北京新浪網2020年 5月5日報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