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報,將會獲取提當月最新活動與相關訊息。

台肥苗栗廠生態之美隨筆-蛙趣篇

2021-11-18
991
文、攝影/司洪濤(苗栗廠工安組)
 
       賞蟲賞鳥,通常要走入大自然山川水域。令人難以想像,苗栗市福安里四周也有各式各類的蟲魚鳥獸出沒,十分熱鬧。不論是白天或夜晚都有很多種生物的鳴叫聲,宛如是大自然所主辦的演唱會。尤其夏季,樹上及草叢裡,總會有些昆蟲或蛙類聚集在一起,不甘寂寞地開起演唱會,令人覺得有趣。讓各位看倌猜猜:在夜深人靜之時,除「聽鳥歌唱」外,聽見什麼生物的叫鳴聲音最令人懷念或通體舒暢呢?是紡織娘、蟋蟀、壁虎還是青蛙呢?看倌們,請不要轉台接著看下去,馬上為您揭曉謎底。
長相怪可愛的「金線澤蛙」
 寫在前面:「邊走邊吃的大青蛙」
本廠有一側圍牆邊即是火車鐵道,若是搭火車穿越苗栗市,行經本廠時即可看到大大的「台肥苗栗廠」字樣。某日下班時刻,天空正下著濛濛細雨,騎摩托車外出買便當,出了工廠大門向右轉,在宜春路上空有一大群長翅膀的白蟻四處紛飛,當快要騎到鐵路平交道時,剛好碰上管制柵欄放下,同時聽到在台北市鐵路地下化後已聽不到的噹!噹!噹!警示聲,於是把摩托車停下來等待火車通過。此時,低頭望著柏油路面上均是被雨水打落的白蟻,白蟻翅膀雖然濕透仍奮力地在柏油路上掙扎,突然發現一隻大青蛙從路邊的排水溝跳出來,開始大快朵頤,邊跳邊吃,從排水溝邊一路吃到大馬路中間,毫不畏懼下一秒可能被車輛壓扁變成蛙肉乾。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感到非常新奇,按照慣例,這肯定要拍照留下紀錄的,摸摸口袋,挖哩勒!忘了帶手機出門,無法拍下可愛的大青蛙,只好記住大青蛙的特徵,買完便當回到辦公室上網請教谷哥(Google)大神,原來那隻大青蛙是鼎鼎大名字的「貢德氏赤蛙」。突然聯想到苗栗廠生態豐富,青蛙也是廠區內常發現的不速之客;另有同事對小弟之前發表鳥趣篇及蟲趣篇感到興趣,也希望能看到其他物種的生態之美,此外又經本刊編輯盛情邀稿,故撰寫「蛙趣篇」,介紹本廠常出沒的幾種蛙類,諸如金蛙、澤蛙、斑腿樹蛙、中國樹蟾、黑眶蟾蜍等,同時也分享小弟民國73年初次發現會爬樹的蛙類,驚喜之餘跟同學打賭,睹輸三碗蚵仔麵線的慘痛經驗。
別誤認我是「貢德氏赤蛙」(我是澤蛙的一種)
 1.攀岩技術一流的「金牌樹蛙」
在本廠大門旁矗立著一塊大理石製的工廠名稱牌匾,有一次在廠區巡察時,經過本廠大門時,不經意地發現該大理石牌匾上好像黏住一塊金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特別引人注目,心想本廠在廠長領導之下營運績效屢創新高,難不成就此在大門牌匾上鑲個金塊,湊近仔細一瞧,驚喜地發現是一隻金色的樹蛙(係金哩哦),本廠怎麼會有這麼會爬牆的樹蛙(因不知其名,暫時稱牠為「金牌樹蛙」),這未免也太新奇了吧,不管怎樣,大門牌匾上出現「金牌樹蛙」肯定是好兆頭,象徵苗栗廠未來業績會持續成長。眾所周知在本廠大門附近只有矮灌木的圍籬而已,要是在非草木茂盛之處都能發現樹蛙身影,合理推測在廠區雜草叢生之處肯定會出現更多種類的蛙類,若能持續追蹤必有展獲。
大門牌匾上的「金牌樹蛙」
蛙爪吸力特強的「金牌樹蛙」
2.願賭服輸的「無名樹蛙」
提起樹蛙,不免勾起一段願賭服輸的記憶,話說民國73年,小弟正就讀某大學二年級,一日在學校附近的池塘邊閒晃,在池塘邊草欉中發現一隻與眾不同的金色青蛙(因不知名,暫時稱牠為「無名樹蛙」),牠竟然會爬樹耶!心想:「青蛙不都是地上跳的,水裡游的,哪有會爬樹的」,這次遇到稀有動物,想抓回家研究一下,哪知這「無名樹蛙」警覺性高,很會逃,結果沒抓到。到了學校,遇見室友施同學,便跟室友提及親眼目睹「有會爬樹的青蛙耶」,施同學說「青蛙不都是地上跳的,水裡游的,哪有會爬樹的」,還說我不是看走眼就是神經有問題,我說真的有「樹蛙」(係金哩哦),為了這隻「無名樹蛙」存在與否兩人爭執不下,於是便打起賭來。雙方約定找三個大學同學當公證人判定「是否有會爬樹的樹蛙」,賭輸的人要請贏的人吃三碗蚵仔麵線。小弟心想這下贏定了,哪知連續隨機問了三位大學同學,每個同學都說:「青蛙不都是地上跳的,水裡游的,哪有會爬樹的」。哈哈哈!就這樣~小弟輸了這場穩贏的賭注,於是「願賭服輸」,掏了錢包請施同學一口氣吃完三碗蚵仔麵線。事後檢討賭輸的原因:民國73年並非現今知識爆炸的時代,那個時期根本沒有網際網路及谷哥(google)搜尋引擎這些玩意,取得知識的來源非常有限及封閉,想要的資料通常得去大規模的圖書館才可能找得到:活在這時代的現代人是非常幸福的,只要有上進心,想學習任何事物,網路上有無窮無盡的知識及資料,足夠讓您活到老學到老而且永遠學不完。藉由此次的慘痛經驗,讓我深刻體會到:「即使站在‟真理”這邊,要是佐證資料不足,就算穩操勝算的打賭或官司也不一定打得贏」。
真的有「樹蛙」(係金哩哦)
3.惡名昭彰的外來種「斑腿樹蛙」
因本廠生態豐富,草叢區常有毒蛇出沒,夜間在廠區路徒步行走,若是走到光線比較昏暗的道路,最好是提著手電筒(或是點亮手機的手電筒APP),照亮自己的前途,萬一不小心踩到眼鏡蛇,被毒蛇咬到可不太妙。小弟非常遵守這項原則,很慶幸地,夜間點亮手機的手電筒APP在廠區行走至今,從沒照到毒蛇,卻常常照到引來蛇隻的食物(蛙類),其中有一種比較特別蛙種,腳指頭前端比較粗大,初部研判應該是某種樹蛙,而且膚色有暗粉紅色、淡土黃色的等等,回到宿舍上網請教谷哥(Google)大神,原來這些都是惡名昭彰的外來種「斑腿樹蛙」,因外來種生性勇猛及身態體型較本土樹蛙為大,嚴重侵占本土蛙類的棲息環境,多數網友為維護本土蛙類,較具有殺心,凡是看見外來種的「斑腿樹蛙」都建議予以撲殺(除之而後快),但小弟認為這些「斑腿樹蛙」長相還是蠻可愛的,雖然是外來的蛙類,在本土也應該給予適當的生存權,畢竟自然界的生物都是遵守「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順其自然即可。
暗粉紅色的「斑腿樹蛙」
淡土黃色的「斑腿樹蛙」
 4.善於隱身術的「忍者蛙」
1987年美國上映一部阿諾史瓦辛格主演的科幻驚悚動作電影「終極戰士」,片中的外星人具有隱形術,搞得阿諾史瓦辛格變得「灰頭土臉」才能戰勝外星人。本廠有種青蛙可能也看了那部電影,故也善於隱形,牠的隱身術雖略遜於外星人,但也夠厲害了,該蛙種因不知其名,暫時稱牠為「忍者蛙」。有一次在本廠桶槽防溢堤附近發現會動的東西,看了半天,眼花撩亂後,終於找到「忍者蛙」,原來這種蛙類可能具有特異功能,會稍微變配合環境的顏色而換皮膚的色澤,使得自身隱藏該環境之中而不易被發現,若非不小心驚動牠,害牠東跳西跳曝露行蹤,還真不容易認出「忍者蛙」藏身位置。諸君若不信的話,可嘗試看看下面兩張「忍者蛙」照片,看看可否立即辨識出蛙蛙在哪裡?是不是有點像在員工檢康檢查時的「色盲檢驗」呢?
具有隱身術的「忍者蛙」(一)
具有隱身術的「忍者蛙」(二)
 5.伴您入眠的「蛙鳴音樂轟趴」
在苗栗廠宿舍後面有一片大草皮,白天常吸引很多蟲魚鳥獸前來玩耍或覓食,有時也會發現與青蛙同為兩棲動物的大烏龜跑到大草皮散步,入夜時分在宿舍內便可聽到螽蟴(紡織娘)大開音樂轟趴(Home party)。回顧住苗栗廠宿舍若干年,夜晚只聞蟲鳴卻不曾聽見蛙鳴聲,曾經一度懷疑此處無蛙類存在,直到今年夏天蛙類交配季節,晚上開始發現青蛙加入螽蟴音樂轟趴的陣容,因小弟是在天龍國(台北市)長大的,這蛙鳴聲只有在兒提時代的台北市環境才聽得到的聲音,如今「蛙鳴」伴您入眠,除了令人懷念外也分外感到幸福,但不知為何這塊大草皮逐漸發展成適合蛙類棲息的環境,今年特別吸引蛙類前來群聚。基於好奇心驅使之下,決定一探這生態環境變遷的原因,經仔細現地勘查結果,原來是宿舍的自來水管老舊,水管的接頭處出現微滴水的現象,一滴一滴的小水滴慢慢就在草皮裡累積成水質良好的小淺水灘,剛好形成小規模的沼澤濕地生態環境,蛙群們便跑來此處幽會,辦起歌唱大賽,兩情相悅的男女蛙蛙伴侶便結為夫妻,不久之後,淺水灘便發現有了愛的結晶(蛙卵),歷經若干日,蛙卵便孵出可愛的小蝌蚪,在淺水灘裡游來游去。光憑這小蝌蚪長相判定這是何種蛙類,還真不好猜,還是要等小蝌蚪長大成人,依據牠的長相才好正確斷定。
大草皮出現的兩棲類「大烏龜」
淺水灘出現蛙蛙愛的結晶「蛙卵」
在淺水灘遊戲的「小蝌蚪」
 6.愛持無線麥克風唱歌的「無線澤蛙」
前面提到的小蝌蚪,本想抓一兩隻當寵物飼養看看,等牠長腿縮尾變成青蛙後,便可知道是什麼蛙類,但怕惹得青蛙媽媽不高興(其實是嫌麻煩又要等很久)於是作罷,不過依據發現蛙卵前那陣子的蛙鳴聲特徵,上網請教谷哥(Google)大神,大神告知:澤蛙的聲音是種很短促的連續單音叫聲「ㄍ一嘓!ㄍ一嘓!ㄍ一嘓!」,當在一大群澤蛙集體鳴叫時,就好像在開派對一樣熱鬧。公蛙通常會同時間一起鳴叫,若人接近想聽清楚青蛙所在位置時就瞬間鴉雀無聲。過一陣子後,前幾隻公蛙會試探性發出「ㄍㄚ~」的破音,聽起來有點好笑,隨著前幾隻青蛙的「ㄍㄚ」聲後,只要第一隻公蛙開始ㄍㄧ、ㄍ一叫時,便會整群澤蛙一同加入,開始瘋狂大合唱。因網文描述與實際聽見的蛙鳴聲雷同,研判應該是澤蛙的一種,何況在草皮上只拍到一種青蛙照片,將該照片轉貼至臉書(FB) 兩棲類社群軟體上求名,經熱心網友確認是背部沒有線條的「無線澤蛙」無誤,您說好笑不好笑,澤蛙還細分有線或無線的,我的媽呀,即使是有線澤蛙還細分成粗線或細線的。
愛持無線麥克風唱歌的「無線澤蛙」
 7.在苗栗開素食餐廳的「蟾蜍」
本公司轉投資沙烏地阿拉伯(簡稱沙國)的朱肥廠營運績效良好,常增加本公司股票的每股盈餘(Earnings Per Share, EPS)。有一回沙國王子哈立德(Khaled bin alwaleed)率團造訪我國,特至本廠觀摩有機肥工場運轉成功的經驗,藉以推動中東農業廢棄物循環經濟與再利用等環保行動,參訪當日中午本廠安排請沙國王子等貴賓去吃「蟾蜍」,各級主管均被通知12:00陪同沙國貴賓去吃「蟾蜍」,同時交換心得與意見交流。咦~沙國王子哈立德不是素食主義者嗎?會不會是聽錯了,「蟾蜍」是葷的,能吃嗎?對蟾蜍的印象就是「有毒,快閃」,因小時候聽長輩說要是被蟾蜍「吹風」吹到LP,小GG就會腫起來,又報載常有民眾誤食「黑框蟾蜍」而中毒嘔吐甚至身亡的事件屢見不鮮。後來搞清楚,原來苗栗真有一家評價甚高的「禪廚」素食餐廳,那餐廳的名稱為『禪廚蔬食餐廳,簡稱「禪廚」』,是「禪廚」非彼「蟾蜍」,音同字不同啦。吃素的朋友要是造訪苗栗或來這附近觀光,大力推荐可去「禪廚」餐廳品嘗一下好吃的素食。
在苗栗開素食餐廳的「蟾蜍」
 8.兒時記趣的「癩蝦蟆」
某日下班後回到宿舍,一進門就意外發現一隻戴黑眶眼鏡的「黑眶蟾蜍」默默地望著我,可能在說:「兄弟您走錯房間了」,仿佛小弟誤闖牠的住家。明明出門前所有的門窗都有上鎖,即使前後大門底下有隙縫,該隙縫也是小到無法容許這麼大隻的「癩蝦蟆」進出,不知道這隻怎麼爬進屋內的。此時腦海中浮現國中國文老師要求必背的課文「兒時記趣」(清朝文人沈復著):「余憶童稚時,能張目對日,明察秋毫。見藐小微物,必細察其紋理,故時有物外之趣。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心之所向……一日,見二蟲鬥草間,觀之,興正濃,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一癩蝦蟆也。舌一吐而二蟲盡為所吞。余年幼,方出神,不覺呀然驚恐。神定,捉蝦蟆,鞭數十,驅之別院。」,既有前案可循,同樣模仿古人比照辦理:「捉蝦蟆,鞭數十,驅之別院」。
戴黑眶眼鏡的癩蛤蟆「黑眶蟾蜍」
該打小屁股的癩蛤蟆「黑眶蟾蜍」
 9.遵守防疫規定戴口罩的「中國樹蟾」
有一天早上07:55入廠上班,在刷上班卡時巧遇本廠緊急應變第一勇士K哥,小弟秀(Show)出大門牌匾上「金牌樹蛙」的照片給K哥瞧瞧,同時炫耀這是金色樹蛙(係金哩哦!)。哪知K哥欣賞完畢後,隨即分享他在廠區內草叢區拍到另一種很漂亮的綠色樹蛙照片,順便問我這是什麼青蛙?小弟仔細端詳這些照片一會兒,鐵口直斷這是「中國樹蟾」,因為中國樹蟾背部是綠色,最顯著的特徵是其面部從吻端到眼睛,有一條棕色的過眼帶,可說是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防疫期間,遵守防疫規定出門必戴口罩的好蛙兒。前面介紹過樹蛙及蟾蜍,大家可能很困惑,為什麼可愛的「中國樹蟾」不叫「樹蛙」而叫樹「蟾」?其實是因為「中國樹蟾」和「樹蛙」並不一樣,雖然像樹蛙有吸盤且是綠色,但其實是介於蟾蜍和青蛙間的種類,外型像青蛙,卻有和蟾蜍較相似的骨骼結構,是「蛙皮蟾骨」,所以獨立出來稱為樹蟾,而台灣的樹蟾僅有「中國樹蟾」一種,另外因為牠尤其喜歡在雨天發出「唧..唧..唧..唧..」的蛙鳴聲,所以「中國樹蟾」又有「雨怪」、「雨蛙」之稱。
享受日光浴的「中國樹蟾」
遵守防疫規定出門必戴口罩的「中國樹蟾」
苗栗是個好山好水的好地方,蟲魚鳥獸等生態非常豐富且多樣化,前文介紹較常出沒,恰好入鏡拍到的「金牌樹蛙」、「無名樹蛙」、班腿樹蛙、「忍者蛙」、有線澤蛙、無線澤蛙、黑眶蟾蜍、中國樹蟾等,此外苗栗廠周邊亦常出現貢德氏赤蛙、盤古蟾蜍等其他蛙種,未來期盼能再向大家介紹更多樣有趣的苗栗生態之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