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報,將會獲取提當月最新活動與相關訊息。

讓世界看見宜蘭──導演曾馨瑩MoMo

2021-06-08
729
《宜蘭在遠方》是宜蘭站上國際影展舞台的一部電影短片,
2020 年11 月在日本東洋大學觀光影展中,
從全世界115 個參賽國家的2,675 件電影作品中脫穎而出,
獲得評審團最高分,以及最高榮譽的最優秀作品賞。
同年12 月獲得塞爾維亞新世代影展榮譽優選獎。
來自國際的掌聲獻給宜蘭、給了電影團隊,
也給了導演曾馨瑩(MoMo)。
TEXT/黃曉波  PHOTO/曾馨瑩MoMo、林語農  VISUAL/Sally Shih
 
「我的志願是導演」 童年即立志拍電影鼓舞人
一輩子只專心做好一件事,這件事對劇場國寶大師李國修來說是表演,對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而言是研製半導體。而用電影說故事去啟發另一個人則是MoMo導演這輩子想要專心做的一件事。
 
MoMo笑著說,童年時因為媽媽忙著工作,常帶她到百貨商場並給她二百元自己打發時間。她對一樓商場的遊樂器材沒興趣,反而跑到樓上的電影院,被黑布內放映的聲光故事所吸引,爾後就常到電影院報到,看著似懂非懂的劇情。對她而言,電影就像是親密的陪伴者,如同家人、好朋友甚至是教師的角色。因為自己的生命歷程被無數個故事啟發,所以想藉由電影說故事,從小立志當導演,希望讓某個角落的故事透過銀幕鼓舞更多人。

 
14年磨一劍揚名國際 名導也曾挫敗和自我懷疑
她在長榮大學大傳系的畢製《我等,下一班車》入圍北京電影學院國際影展,而後就讀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時期,半工半讀完成了作品《第三十一首籤》,這部作品也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獎與最佳導演獎。
 
然而入圍金鐘獎的光芒並未讓她導演之路順遂,多次申請地方政府拍攝補助金落空,興起了「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我要到哪裡去?」的自我懷疑。當時拿起最愛的底片相機流浪,去到新竹關西老街遇到了「石店子69有機書店」老闆盧文鈞,並以一張用底片拍攝的照片擄獲了老闆的心,攜手合作,用八毫米膠卷拍攝劇情短片《The Old Street 歸屬》,內容敘述關西老街的一天。希望透過《The Old Street歸屬》,讓民眾瞭解到雖然美好的一日會消逝,但透過影像可以永遠停留,進一步回味與沉浸在電影裡生活的美好。這部片受到歐洲非主流的獨立影展肯定,入選2018年德國《WomenCineMakers》線上雜誌「全球11位最具影響力的女影人」,這是她從影的第14年。爾後又獲得賽爾維亞新世代影展的最佳實驗紀錄短片獎以及Cinemaway Film Festival的文化遺產電影項目(Culture Heritage Program)。

 
聚焦台日地方創生 用鏡頭開啟青年「回家的路」
隨著《The Old Street 歸屬》受邀到台灣各地社區播放後,MoMo與關心地方創生的青年合作,拍攝《邸 TaiDang台東是家》與《宜蘭在遠方》等紀錄片,開啟拍攝的另一條路。曾馨瑩表示,《宜蘭在遠方》最初是「打開台北」共同創辦人徐千捷,在2018年推動宜蘭文創聚落舉辦「文化黑潮論壇」,邀請巴斯克飲食文化專家安東尼(Andoni Munduate)、米其林餐廳主廚與餐廳經理等3人來台分享城市如何做文化與飲食行銷交流。徐千捷想將三人的參訪經歷拍攝下來,透過友人輾轉介紹,由MoMo接下了拍攝工作。
 
原本是向外國友人介紹宜蘭在地風土樣貌與飲食文化的影片,但在拍攝過程中,MoMo意外聽到安東尼參訪茶園,與不懂英文的小男孩看似雞同鴨講的可愛對話,也看到返鄉青年向安東尼導覽菜市場只為傳承阿公留下的文化記憶等,將這些動人的畫面剪輯成影片。她笑著說,原本只想呈現宜蘭人與土地的美,卻劃錯重點,將外國友人與在地人文對話以及青年返鄉傳承與創新等議題變成意外亮點,讓安東尼等人也對宜蘭產生類似家鄉的情感。MoMo說:「安東尼坦言,本來很討厭小孩子,但與茶園孩童的互動,讓他倆變成了朋友。」這些不同文化交流所產生的火花,獲得了東洋大學觀光影展評審團的青睞。
電影短片《宜蘭在遠方》,巴斯克飲食文化專家安東尼與茶園小男孩的有趣互動,成為片中的一大亮點。
喜歡鐵道的MoMo,2016年無意在臉書上看到日本鳥取「若櫻鐵道」,認識「因幡船岡車站活化協會」(因幡船岡駅の活性化を考える会)這群守護火車站的人,她們主動聯繫MoMo,MoMo深受感動而前往當地拍攝火車站故事。
曾馨瑩MoMo於日本鳥取縣拍攝以老車站為主題的微電影。
她準備了3年,2019年才飛往日本,為了拍攝,一年內就去了兩趟,並且Long Stay,2020年的行程則因為疫情而延遲至今。她希望透過影像跟全世界的人分享這如電影般的詩意,MoMo說,這個火車站因為人少幾乎要被廢站了,但當地居民自動自發打掃車站,只為了還原自己以前所認識的車站原貌。
 
喜歡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拍攝出不平凡風貌的她,目前正在挖掘台灣鐵道以及地方創生的故事,將可能會消逝的一切,永恆地留在電影裡,讓人爾後細細品味。
Top